邵岗新闻

当前位置:»
科技»
有人玩必赢嘛·包括一位地煞,还有五位梁山好汉能打败卢俊义,而且可能是秒杀?

有人玩必赢嘛·包括一位地煞,还有五位梁山好汉能打败卢俊义,而且可能是秒杀?

2020-01-10 12:11:13

有人玩必赢嘛·包括一位地煞,还有五位梁山好汉能打败卢俊义,而且可能是秒杀?

有人玩必赢嘛,玉麒麟卢俊义是公认的梁山第一高手,但是他跟至少十位梁山好汉有过正面对决,却一个也没拿下,就连李逵也能在他面前支撑三个会后从容撤退,以至于有人怀疑卢俊义的“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跟钱有关。

卢俊义从头到尾也没展示过拳脚棍棒功夫,他跟梁山好汉单挑、生擒史文恭,用的是朴刀,招安后上阵杀敌,用的是长枪。真正两军对垒,林冲秦明带着骑兵冲过来,卢俊义也之好跑路,最后被浪里白条张顺弄下水,就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咱们今天不提水军头领如何欺负旱鸭子卢俊义,就是陆地交手,可能也有五位梁山好汉不会输给卢俊义,可能还有两位梁山好汉对卢俊义实现秒杀,更令人称奇的,是能秒杀卢俊义的,居然还有一位地煞副将。

说卢俊义可能打不过五位梁山好汉,没有贬低玉麒麟的意思,毕竟打架跟作战一样,也是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处在不同环境中,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武松在马上肯定打不过林冲和卢俊义,但是最擅长绝地反杀的行者武松,对上赤手空拳的林冲和卢俊义,胜算绝对超过五成。

林冲在野猪林被董超薛霸欺负:“薛霸腰里解下索子来,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的绑在树上。”被绑在树上的林冲面对战五渣解差,只能“泪如雨下”求饶,求饶未果,“可怜豪杰束手就死”。

林冲束手待毙,玉麒麟卢俊义也好不到哪去,还是薛霸从腰里接下麻绳,依样画葫芦把卢俊义“兜住卢俊义肚皮,去那松树上只一勒,反拽过脚来,绑在树上。”卢俊义也跟林冲一样认命了:“泪如雨下,低头受死。”

​卢俊义和林冲都被烫坏了双脚,但是并不影响走路——死亡之路都是他们一步步走过去的。由此可见,如果真急了眼,双脚受伤,并不影响他们挣脱枷锁反杀。

咱们再看看行者武松,双手被束缚在枷锁里的时候,一脚一个,把两个提着朴刀的杀手踢下水去,然后轻轻“把枷只一扭,折做两半个”,轻轻松松干掉了四个杀手。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武松不但有轻松挣脱枷锁的神力,还有无所畏惧的勇气。这两样,恰恰是林冲和卢俊义所缺乏的。由此我们似乎可以断定:如果把武松和卢俊义关进八角笼或小黑屋并只允许活着出来一个,那么出来的肯定是遍体鳞伤的武松。

​徒手搏命,卢俊义打不过武松,要凭力气蛮干,卢俊义也不是吃饱了的鲁智深对手。鲁智深的力气,笔者曾经算过,他拔起来的那颗有乌鸦做窝的大树,就是十吨级的起重机,也拔不起来。这就是说,鲁智深双臂一晃,真有万斤力气。在古代经常有一种杀人技法,叫做“拉杀”,很可能就是双手抱住勒死,类似格斗中的“裸绞”。

如果鲁智深与卢俊义舍命相搏,只要瞅准机会,扑上去把卢俊义抱住,即使卢俊义不是“棍棒天下无对”而是“拳脚天下无对”,也是无计可施,这在武术中叫做“一力降十会”。

​尽管笔者不愿意提起青州城外屠戮村民的小李广花荣,但是却不能不承认他的神箭之术,是能够对卢俊义的生命构成威胁了:当时花荣跟宋江吴用一样站在山顶,距离相当不近,但是花荣在提醒卢俊义“先教你看花荣神箭”之后,还是“飕地一箭,正中卢俊义头上毡笠儿的红缨”。

这时候就看出卢俊义缺乏战斗经验了,明知道对方有一个神箭手,却“回身便走”,把整个后背留给了敌人,这简直就是取死之道了:面对面的时候人家都能轻松射中你毡笠上的红缨,现在面对晃来晃去的九尺身躯,还不是想射哪儿就射哪儿?

​前面三位能不能打过卢俊义,可能有读者有不同见解,这一点笔者也同意。但是接下来咱们要说的这两位梁山好汉,秒杀卢俊义,那是一点疑问都没有。

第一个能秒杀卢俊义的,自然是深藏不露的入云龙公孙胜。

公孙胜这个人绝对是隐藏了实力,以他个人的法术和武功,吹口气就能把生辰纲拿到手,他偏偏要把托塔天王晁盖和智多星吴用等人都拉下水,劫来的金珠宝贝,他一点也没要,他离开梁山的时候,众好汉送他金银他都不要——他要那些世俗之物根本就没用。

公孙胜总是在梁山好汉全都没招儿的时候才肯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彻底搞定局面。要是没有公孙胜出手,卢俊义就被金剑先生李助拿下了:“那李助有剑术,一把剑如掣电般舞将来。卢俊义正在抵当不住。”卢俊义命悬一线的时候,公孙胜飘然而至,用手一指,金剑先生李助的金剑就没了。

​如果按照玄幻小说的说法,卢俊义就是一个凡俗武师,远远没有达到,这辈子也不可能达到炼气水平,李助似乎已经初窥门径炼气或者筑基,而入云龙公孙胜可能已经是一位金丹高手。

之所以说公孙胜可能已经是金丹高手,是因为他是罗真人嫡传弟子,而罗真人已经可以“讲说‘长生不老之法’”,手下有一千多拎着李逵能腾云驾雾的黄巾力士,说明他至少是一个元婴、化神大能,只差渡劫一步,就可以白日飞升了——他派公孙胜下山,未尝不是红尘历练积累功德。仆人尚且可以腾云驾雾,公孙胜的道行,就可想而知了。

就是按照游戏里的说法,公孙胜这个法师也是不可战胜的——法师会武术吗,谁也挡不住。公孙胜恰恰是个会武术的法师,他第一次见托塔天王晁盖,就是用一双拳头打进去的:“那先生发怒,把十来个庄客都打倒了。”

公孙胜秒杀卢俊义,靠的是玄而又玄的道法,而咱们今天要说的这位地煞副将,秒杀卢俊义,靠的则是“科学的力量(忽然想起了《熊出没》里的天才威)”。

​自从机关枪迫击炮出现之后,“武术大师”和“得道高僧”就消停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念经再好一枪撂倒。地煞副将轰天雷凌振手里有枪有炮,别说秒杀一个卢俊义,就是发起狠来炸死半数梁山好汉,也不是不可能的。

轰天雷凌振的“是宋朝盛世第一个炮手”,“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里远近,石炮落处,天崩地陷,山倒石裂。”更可怕的是凌振的火炮还能当狙击步枪使。那个用玄元混天剑斩断武松左臂的“灵应天师”被凌振一个火弹子打中:“头和身躯,击得粉碎。”

如果凌振的狙击炮弹打到卢俊义身上,玉麒麟可就变成碎麒麟了。好像最近有消息说,咱们也有了发射炸弹的狙击枪——误差可能超过一米,但是杀伤范围却超过了十米,一枪过去,十米之内,寸草不留……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