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岗新闻

当前位置:»
财经»
猪农鏖战猪周期

猪农鏖战猪周期

2019-12-02 20:22:59

时代周刊记者吴王新杨颉来自广州

"以前,我们整个村子每年可以生产大约40万头猪."在空猪圈旁边,广东养猪户刘安告诉《时代周刊》。

作为珠江三角洲地区最经典的传统农业生态之一,六安采用猪舍与鱼塘相结合的循环养殖模式:池塘养殖、池塘养猪、猪粪养鱼、池塘泥浆种菜。

然而,这种生态链在今年年初被一份文件打破:由于它被列入限制养殖区,六安地区的农业部门已经在今年年初发出通知,5月31日后,不再向该地区所有农民发放检疫证书。这也意味着,即使辖区内仍有养猪场,也不能通过合法渠道上市。

“主要原因是恐慌性抛售和空卖十分突出,生猪生产能力大幅下降。”9月初,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坦承,由于环境保护、禁区清理、非洲猪瘟疫情等多重因素,广东生猪产业整体信心不足。

这也从侧面证实了生猪转移到广东省遇到的困难:数据显示,上半年末,广东省生猪和母猪的数量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4%和43%。广东省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建立的20个监测县的数据显示,6月份能够繁殖的生猪和母猪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0%以上。

自从黑天鹅“非洲猪瘟”爆发以来,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生猪生产短缺。

根据农业部发布的数据,400个监测县的生猪数量7月份环比下降9.4%,同比下降32.2%。全国规模以上生猪屠宰企业屠宰量为1733.4万头,环比1.6%,同比11.3%。

在这种背景下,保障生猪生产能力的斗争正在全面展开。

鼓励生猪增产的政策逆转

据《泰晤士报》记者报道,仅8月21日全国人大会议以来,各部委就先后出台了20多项政策措施,以恢复生猪生产能力,确保市场供应。他们鼓励农民以各种方式再次养猪,从取消养殖限制,恢复交通“绿色通道”,增加优惠贷款和保险,到增加对大型农场的补贴。

"我们也希望在这里再次养猪."刘安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在得知国家已经决定修改禁止和限制收养的政策后,他已经与其他农民和上级农业部门进行了沟通,但截至发布之时,仍没有该地区政策调整落地的消息。

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传统养猪模式已经进入专业化农民崛起阶段,逐渐形成了“公司+农民”的温模式和“自我养殖与自我繁殖相结合”的沐源模式,养猪巨头不断涌现。

另一方面,自2014年中国首个国家级农村和农业环境保护行政法规《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实施以来,对散养农民的管理更加严格,国家已开始在南水北调133个县和京津冀等地区划定禁养区。

这也是为什么今年年初,刘氏地区的地方政府停止向禁区和限制区的农民发放检疫证书。

进入刘家村,过去弥漫在空气中的猪粪气味已经完全消失了。就像硬币的正反两面一样,对于像刘安这样的个体农民来说,他们只能留下一个阴影。

"那时所有的东西都卖了,甚至母猪也卖了."与刘安有类似经历的徐能告诉记者。

他是当地著名的养猪大户,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养猪行业。当时,养猪的利润相当可观,但入园不仅需要一定的资金,还需要较高的技术门槛

因此,拥有高中文凭的徐能成为第一批当地农民。将近30年后,养猪让他在周围地区成为名人:“在我最美好的日子里,养猪场有成千上万头猪,年收入超过50万元。”

母猪作为养猪业的“硬通货”,不仅价格比其他猪种高,而且是养猪的必要条件。

从徐能所在地区扑杀猪的补偿标准来看,母猪的补偿金额为每人1200元,而普通猪的价格仅为60万元。

"过去,我们养了一头屠宰猪,大约要花2000元."徐能告诉时代周刊,在2000元的成本中,大约600元是仔猪的价格,大约1200元是饲料的成本,大约100元是疫苗、保健和损失分担的成本。"基本上所有的饲料钱都流向了水漂."

刘安认为,由于他的村庄旁边的大河是当地和下游地区的重要水源,距离大江两岸500米的距离属于限制养殖区,而该村大多数养猪场属于限制养殖区。

徐能还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在最终禁令颁布之前,该地区已经多次整治非法排放的农业废水,但这一现象仍被反复禁止。

“村里一些农民养猪的密度远远超过了环境所能承受的范围。例如,一英亩鱼塘可能有大约10头猪,但它们有30头甚至50头以上。”刘安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养猪密度过高,直接导致过多猪粪倒入鱼塘,直接导致鱼塘富营养化。富营养化污水排入与附近大河直接相连的河流,最后流入大河。

作为整个地区最重要的水源之一,政府面临着保护环境的巨大压力在刘看来,如果农民能够降低养殖密度,也许猪养殖版的“公地悲剧”就不会在这里展示了。

考虑再养猪

在过去的16年里,中国经历了大约4个生猪周期。"受非洲猪瘟的影响,这一轮猪周期今年早些时候开始上升。"卓创信息分析师牛哲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指出。

事实上,在每一轮养猪周期中,都有类似的故事上演:猪肉价格的下跌导致农民大量淘汰母猪,猪肉供应的减少推高了肉类价格,农民重新进货以增加猪肉供应,猪肉价格再次下跌。

"农业就像渡海一样."刘安说,这是广东人在澳门赌场赌博的独特比喻。

“现在一只重约30公斤的小猪需要1600元,而在非洲猪瘟和禁令颁布之前,同一只小猪只需要600元。这意味着,仅购买1000头小猪的成本,不包括建造养猪场等其他成本,将增加100多万元。”刘认为,如果要恢复生产能力,农民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严重缺乏资金。

相比之下,它可能被认为是更幸运的。由于上述有限的支持政策,徐能的养猪场在猪瘟爆发前已经全部清理干净,但徐能的损失仍接近20万元,因为许多仔猪卖不起。

对刘安来说,禁止健康猪不仅降低了他的收入,还增加了他鱼塘的投入成本。刘安说,猪粪实际上是小鱼的重要口粮之一。由于没有猪粪来喂鱼,他需要购买大量饲料,包括豆粕来喂鱼。

“农民个人,归根结底还是小规模生产。我见过许多农民因为自然灾害而赔钱。保持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增强农民抵御风险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徐能告诉《时代》记者,他的一些母猪已经获得了母猪繁殖保险,每头母猪的赔偿金额约为600元。”虽然钱不多,还没有支付,但它仍然可以得到,并将帮助我们恢复生产。"

"天黑时,它总是会再次亮起来."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和销售国,猪肉对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

“从数据来看,国内生猪生产能力总体下降了三分之一。其中,各地区之间的生产能力的减产存在差异。一些地区的生产能力下降了30%,而一些地区的生产能力则严重下降,可能在70%左右。”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王祖力说。

根据2018年5400万吨的总产量,今年国内产能可能只有3600万吨,减少了1600多万吨,这意味着2018年生猪产能缺口将达到全球生猪出口量的两倍。

“我们一生都吃猪肉,将来肯定会继续吃猪肉。”在徐能看来,生产能力的严重缺乏给养猪带来了黄金机会。"但是所有的发展都应该建立在引进非洲猪瘟疫苗的基础上."

刘安告诉时代周刊,居民们都看到了环境保护对生活环境的改善,但是还有更多的方法。

为了改善污水的排放,刘安和他们周围的鱼苗农民正在共同建设一座80亩的尾水处理厂,彻底解决污水无序排放的问题。如果能再养猪,六安已经想出了对策:“那我们就规定每亩鱼塘只养猪10头,超过标准的猪不发给检疫证书。这将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排放的影响。”

至于未来的发展轨迹,刘安说得非常清楚:“我们一生都在种田,我们想一直种田,直到不行为止。”过去几十年的经验告诉他,只要人们还得吃饭,农业市场就永远有进一步工作的空间和意义。

现在,在六安的帮助下,徐能正在六安为鳜鱼提供小饲料鱼,六安曾经空无一人的猪圈被一个新客人——一群黑山羊占据了。

夕阳下,金光遮住了刘安脸上的每一条皱纹。一只小黑山羊刚刚学会靠近他的裤子站立。刘安低下头,用双手耐心地安慰新生活。“天黑时它会再亮。这就是希望。”

(刘安和徐能是假名)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赛车pk10官网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