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岗新闻

当前位置:»
文化»
“全天候”读书人不孤单

“全天候”读书人不孤单

2019-11-24 14:41:46

阅读是个人的事,阅读的推广和讨论一直是从官方到民间的公共话题。个人化,不管公开与否,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最终将通过平静地阅读书籍并一个接一个地积累而形成。即使这种好处不是立竿见影的,它也更适合于没有功利主义的阅读目的。“阅读,不管它是否经典,只取决于兴趣和消磨时间。如果你把你有限的生命放进无尽的书中,你应该活多久?与其阅读人生,不如用一生去度过,这才是一个人一生的价值所在”。这段颇具感情的文章来自《为了不孤独》一书的“附言”。作家刘一的“开卷观”贯穿全书,也决定了这些词语背后的姿态——自由、宽广、有趣和感性。

与上述姿态相对应的是本书作者的高级媒体人格。在国内图书行业享有十多年良好声誉的深圳《深港书评》主编,几个深圳学习月的“年度十大好书”等图书行业评选评委,以及他对书籍的热爱,这种“全天候”的读者身份使他的阅读具有专业眼光,这种表达是分散而集中的。文章通常从一本书开始,然后延伸到更多与之相关的书。分歧与比较不仅收获了线与线之间的知识信息和文本美学,也给了人们思考的空间。

本书中的文章来自作者多年来为报纸撰写的阅读笔记或阅读专栏,这些文章或多或少是公开的或有时间效益的。这种情绪的特殊性质实际上是我不同意许多书评人和媒体发表书评、采访和摘要的原因。我总觉得这些词只能留在报纸和期刊上,可能没有装订书籍和超越时间的价值。事实证明,这种观点仍有待讨论。除了这么多平庸的作品,还有一些书值得一读,甚至可以引起共鸣。为了不孤独,这是一本书。然而,作者强烈的个性化色彩和个人兴趣,以及清晰可见的情感温度,对我来说,这本书所揭示的比它所能提供的书籍信息量和阅读观点要深刻得多。

三年前,刘易斯的书《别处的书》(Book Oothers)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式,将他在港、台、海外采访中国作家的文章纳入其中,这不同于图书媒体同行的常规采访集。文章《为了不寂寞》提到港台图书的比例也相当高,这已经成为这本书的一大特色。也许这与他在深圳的地理概念有关,深圳靠近香港和台湾。他以前工作过的《深港书评》也有可能侧重于报道港台图书信息。当然,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因为他文章中提到的港台书籍,从选题到写作,甚至文本背后,都是大陆书籍和作者不可替代的。这些内容,即使在今天信息泛滥的情况下,仍然具有参考意义。例如,他在两篇文章《历史的创伤》和《一代人的恐惧与爱》中介绍了顾沧武的《旧笔记》。这位以祖国为中心的香港作家可能会被更多的内地读者所熟知。然而,书中涉及小思、董桥、张大春、杨钊作品的几篇文章,也包含作者与上述港台作家交流的片段,讨论作品与描写人物言行的文字之间理性与情感交融的兴趣。

根据这本书的参考书目,有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等等。刘一的阅读视野很广,他的品味也各不相同,类似于既不冷也不素食也不偏爱食物的“健康”食客。事实上,媒体的阅读习惯和思维方式不可避免地会广泛传播,但很少深入。委婉地说,他们是杂集。事实上,他们远远不是任何领域的专家。当然,这不是媒体的全部责任,也很难脱离工作的性质。这样,除了提供信息,媒体人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合理的怀疑,不听从别人的建议也是特别重要的。这一点在《为了不孤独》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作者的阅读态度是开放的,他的阅读态度是严谨的。张爱玲遗作《钟帅》的前两篇文章遗憾地说,“张爱玲当然不想重蹈覆辙”和“但她又陷入了另一个窠臼”。然而,面对蒂莫西·布鲁克(timothy brook)赞助的《哈佛中国史》,作者在认识到其价值后,也指出“这本书挖掘了大量边缘文学,却忽略了主流文学”和“太文艺了。因此,历史看起来不错,但它失去了真实性和严肃性。”

"阅读经典作品不仅需要延伸,还需要比较."这是台湾作家杨钊给刘一的一个阅读提示。他在这本书里的阅读脉络与此相吻合。书中的文章通常是从一个话题写到另一个话题,并不局限于此。从一本书到另一本书的过渡一目了然,而其他书则相对微妙和迂回,既有分歧,也有潜在的线索和界限。关于哈佛大学中国史的起点及其背后的数据储备,我悲叹外国中国史与国内历史写作的差异,然后写了罗欣的跨文体历史散文《从大都到北京大学学者尚都》。“写作方面不是一个刻板而严肃的历史学家,而是一个感性而有趣的人。驴子考古学者罗峰的《蒙古之旅》是从《从大都到商都》中描述的元代文物和历史事件中引申出来的。这种延伸和相应的阅读方法和思维方法使阅读更加多样化和层次化,并有可能产生更多的结论。

说到这本书的感性色彩,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作者在阅读和写作中的真诚和坦率。中间的尺度不容易平衡。毕竟,阅读笔记并不是一个罗列日常生活和驱逐个人情感的平台,但它们并不一定隐藏个人情感,只承担信息传递和意见输出的任务。当谈到书籍和事件时,刘易斯写的是与自己有关的人、事件和感情,这些大多是自然的,也很受欢迎。读者可以从几篇文章中感受到父亲对女儿的爱,从《老国王陪你》中了解到他与父亲的关系,从许多文字中直接看到他对电影、摇滚音乐、足球、侦探小说等领域的热情和偏好。因此,与其说书中的文字是书评或阅读笔记,我更愿意把它视为一种依赖阅读的另类自我记录。从这些书、这些观点和其他“线索”,我大概可以勾勒出读者的“外表”。

作者在附言中说,这本书的名字是受她女儿的启发,而“为了不孤独”是“阅读的最大目的,甚至是唯一目的”。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藏书显然就像婚礼上的一栋大房子。读者被“不速之客”吸引,他们推门进来,或者饶有兴趣地听主人(作者),或者感到无聊,不辞而别。作者本人非常重视阅读,但他相当开明。“我不相信阅读能做任何事,也不相信阅读能让人永生。我的小财富是书籍是我最好的老师和朋友,阅读是我最长的陪伴。”有这么多老师和朋友,很难感到孤独。

资料来源:乾隆网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 湖北快3投注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